永利电玩棋牌网-手机版官网

社会支持理论视角下的工伤患者个案研究

来源:用户上传      作者:王羚 龙一

  摘 要:工伤是社会生活中一种常见的意外事故,会给个体带来沉重的负担,具有突发性、危机性和损害性较强的特点。本文以社会支持理论为介入理论,对工伤患者进行个案研究,分析介入过程、方法,总结成效。研究发现,在社会支持理论指导下,社会工作不仅可以缓解工伤患者的负面情绪,而且可以增加患者关于工伤方面的知识,有助于患者的成长与工伤维权的成功。
  关键词:社会工作;社会支持理论;工伤患者;个案
  一线工人们的辛勤劳动给国家和社会带来了巨大的经济价值,但在一些行业,如建筑业、纺织业等,因工作环境较为危险和恶劣,常会发生工伤事故。据统计,我国每年发生工伤事故的人数高达100余万人,频发的工伤事故给个人和社会带来了巨大损失。因此,对工伤患者进行研究符合这一群体以及国家和社会的利益,且社会工作在工伤患者的研究方面也积累了一定的经验与方法。本文以实习中所接触的工伤患者为例,以社会支持理论为依据,对其进行个案研究。
  一、案主的基本情况
  李某,男,50岁,妻子46岁,在老家务农,夫妻两人育有一子。儿子26岁,因疾病在家休养,不能外出做体力活。李某于几年前独自一人到成都,主要在建筑工地做散工,无固定工作地点。2017年末,李某在做工时从高处摔落,入院诊断为双跟骨粉碎性骨折,一周后进行了钢板内固定手术。在入院时,工地老板前来医院缴纳了入院押金,也在李某手术后安排了一名工友来照顾李某几天。由于家人生活也非常艰难,无人来照顾李某,因此在工友离开后,李某只能自理。此外,因医疗欠费,李某多次打电话联系老板,请他来续缴医疗费,但老板一直拖着不回复,也不前来医院看望李某。无奈之下,李某主动求助了医院的社工。医务社会工作者与李某进行了会面,初步建立关系,并确定服务目标。
  二、问题及需求分析
  李某因为医疗欠费,对在医院的日子充满焦虑,害怕被医院强制赶走。而且,同病房的病友都有家属亲戚前来探望照顾,自己却不敢将具体情况告诉家里人,家里人也无法前来照顾自己。此外,李某单位既没有为其申请工伤认定,也没有签订《劳动合同》,更没有“工资条”等任何书面材料证明李某在这一单位工作,且单位老板不接李某电话,不前往醫院看望李某,也不露面处理医院的事情。在种种原因下,李某对工伤维权深感无助与担忧,对未来的康复也没有信心和动力。
  由此可知,李某目前的主要问题是对未来的生活充满悲观与焦虑,对现有工伤维权情况的不满与无能为力。因此,李某在病情治疗与康复、情绪与工伤维权方面有着迫切需求。
  三、介入理论
  社会支持理论是社会工作的重要理论依据之一,源自鲍尔拜的依附理论,指由亲密伙伴、社区和社会网络所提供的感受到的和看得见的实质性或概念性帮助。社会支持可分为有形的支持和无形的支持,其中,有形的支持包括物质或金钱的支持和援助,无形的支持多属于心理、精神上的,如鼓励、安慰、爱及情绪上的支持等[1]。
  依据社会支持理论观点,一个人所拥有的社会支持网络越强大,就能够越好地应对各种来自环境的挑战。对于社会弱势群体而言,建立一个完善的社会支持网络并将之不断强化,可以增强他们获得相关资源的能力[2]。在本案例中,案主目前的困难主要来源于资源支持的欠缺。社工可以运用社会支持理论,并从以下几方面协助案主:一是提供无形支持,如心理安慰、情绪支持等[3];二是提供有形支持,如通过相关工伤政策法规咨询与辅导,提高其信息知晓度,增强其法律意识与维权能力;社工还可以通过配合医务人员协助案主梳理其病情与病理情况,促进其对自身病情与病理情况的了解,增强其康复信心与动力[4]。
  四、制订服务计划
  (一)服务目标
  治疗方面:与案主及其主治医生保持交流,关注和跟进案主的病情和康复状况;情绪方面:关注案主的情绪与心理状态,给予案主心理上的慰藉和情绪上的支持,协助其缓解因工伤事故带来的心理负担和压力;工伤维权方面:与案主分享学习工伤相关政策和法规,指引案主合法维权的途径,协助案主进行合法维权[5]。
  (二)服务策略
  首先,关注案主的病情与康复状况,与主治医生一起协助案主制订康复计划;其次,尊重案主,并以真诚的态度接纳案主,与案主一起分析现在所面临的困难,一起探讨解决这些困难的方法;再次,通过分享所学到的工伤相关法律法规以及合法维权知识等,鼓励案主重拾生活信心,并尝试开展实际行动[6];最后,协助案主发现自己的成长,实现助人自助。
  五、介入过程
  (一)第一阶段
  目标:与案主建立关系,运用同理心看待案主的遭遇,认真倾听案主的心声,并对案主的情况作出初步评估。
  主要内容:案主在维权无效的情况下,主动求助社工,社工以尊重与诚恳的态度引导案主宣泄工伤后的不良情绪。在积极倾听的过程中,社工以同理、澄清等专业技巧回应案主的不良情绪体验[7],并从中收集案主的基本信息,了解到案主当前的主要困难主要有两个方面:一是工伤维权困难;二是担心双腿落下残疾,对未来能否康复感到担忧与缺乏信心。
  (二)第二阶段
  目标:陪伴与支持案主,与案主一起分析当前的状况,包括案主的主要困难与解决问题的多种办法。
  主要内容:案主提到工伤入院后,单位老板只垫付了2万元的医疗费和住院期间的3000元护理与伙食费,对除此之外的其他赔偿闭口不谈,甚至不接自己的电话。案主认为老板这一做法不合理,但又觉得自身无法与其抗争。加之案主无《劳动合同》等单位工作证明,维权信心进一步减弱。此外,在案主医疗欠费后,其主治医生曾提醒过案主若医疗欠费超额后,将会对其进行停药处理。所以,案主担心医疗费欠费停药后,会对自己的病情康复造成不良影响。案主提到自己在寻求社工帮助前有找过工友出主意,如找朋友到工地打砸、派人跟踪老板伺机威胁等,从而向老板示威,让其对自己进行赔偿。社工听此并没有立马对案主进行批评教育,而是认真倾听,运用同理心与案主一起分析探讨这些行为及动机,并引导案主分析这些行为如若实施后可能会产生的不良后果等。在引导案主反思后,案主意识到这些行为是违法乱纪的,并且可能会给自己、工友和老板带来难以挽回的伤害。   社工协助案主一一梳理上述问题,并分析讨论各个问题的解决办法,协助案主制订可行的行动计划。比如,当前对于案主来说最紧急最重要的就是医疗欠费面临停药的问题,对此,社工鼓励案主先跟护士站解释说明自己的工伤情况与处境,并明确表示自己对医疗欠费的立场。社工通过这一阶段,协助并鼓励案主从面临的一个个困境中走出来,变成一个问题解决者与行动者。
  (三)第三阶段
  目标:与案主一起分享、学习工伤相关知识与经验,共同成长。
  主要内容:案主对自己评价较低,认为自己来自农村,文化程度低,在工伤维权上毫无优势。对此,社工从案主的闪光点出发,如有维权和改变现状的意识,相信案主自身的优势与能力[8],努力挖掘案主身上的潜能,协助、支持、鼓励案主通过自身能力来解决问题。因此,在与案主沟通交流后,社工决定通过角色扮演的方式一起学习工伤理赔条款与计算方法、工伤谈判协商技巧、合法维权途径等工伤知识与经验。在这一过程中,社工扮演咨询者,案主扮演被咨询者,以别样的方式学习工伤维权知识和经验,体会到了成长的喜悦。
  (四)第四阶段
  目标:鼓励案主制订合理的行动计划,陪伴并支持案主运用合法的方式进行工伤维权。
  主要内容:协助案主制订合理的行动计划,包括任务的分解、执行的时间、需要准备的物资与材料、需要联络的资源等,并列成一份清单,方便查看与执行。
  第一行动计划是协商,案主以动之以情、晓之以理的口吻给单位老板发送了短消息,首先言明受伤非主观意愿,并且对因此给老板带来的麻烦表示抱歉,同时表明自身当前的处境和立场,说明自己只是想要一个合法合理的赔偿[9],并不是想通过这次工伤事故来敲诈单位和老板的钱。隔天,单位老板给案主回复了电话,说下午来医院与案主面谈。接到这一消息后,案主立刻准备了依工伤法规条款而拟定的《赔偿协议书》,赔偿金额共计8万元。老板来医院看了协议书后,觉得无法接受,并表示除应给的医疗费外,其余赔偿最多给2万元,此次面谈不欢而散。经过之后一个多月的协商,双方都进行了让步,但两者的“底价”差额仍然较大,案主最低要5万元,而老板最多只给3万元。所以,此次协商仍未成功,案主觉得非常沮丧。社工及时察觉到案主的不良情绪,引导案主朝着积极的方面想,如老板从拒不赔付到同意赔付3万元,这表明维权之路有了进展。而且,就算这一途径行不通,还有别的办法可以尝试,如调解和法律途径,案主听后情绪有所缓和,并且表示希望用调解途径来维权。
  在社工的引导下,案主找到了社区工作站,站内负责人受理了案主的请求,在負责人的协调下,案主前往三甲医院自费进行了伤残鉴定。之后,案主与单位老板在社区工作站的调解下,与单位达成一致协议[10],单位在结清案主所欠医疗费后,支付给案主4万元,双方已签订修改后的《赔偿协议书》,案主也于次日办理出院。
  (五)第五阶段
  目标:引导案主加入工伤互助交流群,鼓励案主向他人分享自己的工伤维权经历,实现自助助人。
  主要内容:社工与案主一起回顾这几个月以来的经历与感受,案主表示自己通过此次工伤事故,学到了很多工伤及维权方面的知识,而且拿到了一个合理的赔偿。虽然维权的过程很艰辛,但收获颇多。借此机会,社工向案主介绍了之前创建的一个工伤互助交流群,如果案主愿意,可以加入并分享自己的工伤维权经历,从而激励、帮助更多的其他受伤工友。
  六、评估
  (一)目标达成情况的评估
  治疗方面:案主手术后已康复,并在赔偿完成后出院到租房处休养;情绪方面:案主的情绪与心理状态由不良转为优秀,心理上得到慰藉、情绪上得到支持,因工伤事故带来的心理负担和压力得到缓解,从而变得自信;工伤维权方面:案主学习到工伤及维权方面的知识,维护了自己的合法权益,获得了4万元工伤赔偿,对自己争取的此赔偿额比较满意。
  (二)服务对象评估
  结案后,案主表示是社工的帮助、支持与陪伴缓解了自己的压力、焦虑与无助感,让自己学习并了解到工伤相关法律法规与政策,了解到合理合法维权的方式与途径,认识到弱势群体也有机会争取自己的合法权益且维权成功,进而对社工服务给予了非常满意的评价。
  七、结案处理
  (一)结案原因
  个案跟进的服务目标基本达成,服务对象已恢复出院且维权成功,并通过合法途径获得了合理的工伤赔偿。
  (二)结案处理方式
  在后期逐渐减少病房走访及探望频率;案主出院后,以电话形式回访,了解服务对象的状态与服务评价,并告知服务对象结案。
  八、专业反思
  在此次个案服务过程中,社工能够以社会支持理论为介入理论,分析案主所缺乏的有形支持和无形支持,充分尊重与真诚接纳案主,认真倾听案主抒发自己的想法和情绪,肯定案主的闪光点,充分挖掘案主的能力,以平等的姿态与案主一起分享学习,分析讨论案主所面临的困境和问题,且协助案主一起探讨解决这些问题的办法。在为案主提供社工服务的过程中,社工对案主的成长与改变给予充分肯定,并且鼓励案主作出进一步的改变,使案主在服务过程中重建自信,积极主动去争取并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,最终维权成功,取得了满意的结果。社工在这一服务过程中,不仅陪伴案主成长,而且增加了辅导经验,收获了相关知识。
  在服务过程中,社工也存在一些不足。如在与案主老板就案主维权事宜交流时,因自身语言上的问题而使案主陷入更不利的状况,从而影响维权进展。因此,社工应在今后的类似个案跟进中不断提高自己的交流能力,学会与案主的利益相关者打交道,增强自身个案辅导能力。
  参考文献
  [1]陈剑锋.社会支持理论视角下养老机构发展研究[D].乌鲁木齐:新疆大学,2018:12-13.
  [2]谭祖雪,宋利棠.基于社会支持理论的医院滞留患者个案研究[J].中国社会工作,2017(9):45-47.
  [3]王经亚,卫璐,魏江巍,等.社会支持网络理论介入焦虑症患者应激事件的应用研究[J].中国社会工作,2018(18):40-44.
  [4]陈新华,苗春凤.未参保工伤患者的社会支持网络研究:以德州市L区为例[J].山东工会论坛,2019(6):22-32,46.
  [5]郭小发.从工伤患者的社会支持网络看社会工作的服务介入:以广东省工伤康复医院的社工服务为例[J].按摩与康复医学,2019(18):82-85.
  [6]郭小发,李会,卢逸桉.工伤患者从医院走向社区:医务社会工作路径的实务探索[J].中国社会工作,2019(12):26-30.
  [7]杨亚茹.医务社工介入工伤患者慈善医疗救助困境的实务探索[D].郑州:郑州大学,2019:25-27.
  [8]隋忠庆,王旸,侯秀梅,等.工伤康复患者心理健康状况与领悟社会支持的相关研究[J].精神医学杂志,2015(1):40-42.
  [9]李娜.工伤保险与意外伤害保险竞合分析[J].劳动保障世界,2019(33):38,40.
  [10]王栋栋.探讨工伤保险医疗费中自费部分的承担机制[J].劳动保障世界,2019(33):39-40.
转载注明来源:/1/view-15394677.htm

服务推荐